Wed. Jan 19th, 2022

摩杰招商主管经典老动画变得高清流畅 用AI技术守护“活”的记忆

1 min read

摩杰招商主管Q41772

  经典老动画变得高清流畅

  旧片“重生”,用AI技术守护“活”的记忆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个瓜……”当熟悉的旋律响起,一群80后、90后观众仿佛回到了年少的时代。然而,看片流畅、4K高清画质等现代观影感受又把这些“大孩子们”拉回了现实。

  近年来,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出品的《葫芦兄弟》《小蝌蚪找妈妈》等经典中国动画以4K高清的画质陆续被搬上大银幕。11月5日,《天书奇谭4K纪念版》也已在全国各大影院上映,不少网友看后纷纷感慨“爷青回”。现代数字技术如何让那些记忆中的经典动画以更加高清、流畅的方式“回”到几十年后的今天?《科技周刊》记者采访相关专家,为大家揭开老动画“焕然一新”背后的秘密。

  给经典影片开“美颜” 让胶片动画拥有4K画质

  与现阶段的数字技术不同,过去无论是电影摩杰负责人41772是动画片,摩杰主管存储介质主要是胶片。随着时间的推移,胶片电影或者动画会出现褪色、闪烁、抖动、斑点磨损等情况,清晰度也会大打折扣。

  在我国,经典胶片电影和动画的修复工作早已开始进行。但由于4K修复难度系数较高,完成修复的电影相对较少。据统计,2006年到2021年1月期间,中国电影资料馆已完成525部电影的2K修复,但4K修复则只有15部。

  随着深度学习和AI算法的兴起,“老片”修复逐渐从人工转向了人工+智能的修复模式。火山引擎多媒体实验室研究员赵世杰在接受《科技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以往动画修复师会逐帧对胶片进行拼接修补,去掉胶片上的脏点、划痕、抖动等,让画面更干净,但诸如分辨率、流畅度等质量问题依旧无法解决。如果说传统的修复方法是“锦上添花”,那么AI技术在进行修复时就是“无中生有”。通过填充画面缺少的细节,效率更高、手段更丰富,为动画修复提供了更多可能。

  赵世杰表示,一个完整的“老片”修复过程包括三个环节:首先,对胶片物理清洗和修复以及重新扫描数字化;摩杰主管次,对影片进行AI算法修复;最后,使用人工对算法部分遗留问题精细调整。

  “AI算法修复是核心环节。”赵世杰介绍,这摩杰主管中包括两大步骤,分别是质量分析和算法修复。通过算法分析对老电影的清晰度、提升流畅度、色彩增强、瑕疵等维度上给出评分后,再根据分析结果分别进行算法修复。“通过AI算法对老动画进行4K修复,最显著的变化是提高了效率,一旦算法方案确定,机器每秒可以处理成千上万帧,而提升‘老片’的分辨率、清晰度和流畅度,这些都是AI修复的‘独门绝技’。”

  “修旧如旧” AI技术重现东方动画之美

  熟悉经典动画影片的读者都知道,《小蝌蚪找妈妈》《大闹天宫》等诸多动画片是为数不多的中国水墨动画,在国内外屡获赞誉。技术赋能,传统动画翻新,如何不“误伤”摩杰主管原汁原味的东方动画之美,且保留摩杰主管中蕴含的人文价值?

  “经典动画修复的难度之一在于如何在数字化修复的同时保持摩杰主管风韵,这既是对动画作品精神内核的发扬,也是对经典作品的二度创作。”南京艺术学院传媒学院副院长薛峰告诉《科技周刊》记者,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种二度创作不是大规模创造,而是使它更符合现代人的欣赏习惯。得益于先进数字化手段,老电影的修复空间是很大的,但如果单纯依靠技术,盲目对老电影的色彩、清晰度等进行提升,很可能让经典电影失去原本的质感。“人们对经典动画有着珍贵的集体记忆,因此老电影修复不能跳脱既定模式太多,否则就会与集体记忆产生断裂。”

  对此,赵世杰坦言,想要4K修复“修旧如旧”的确是一个较大的挑战。“这么多的经典动画片,没有一个统一的算法能够保证,而需要我们和片方的艺术老师保持沟通和交流,听取他们对修复效果的建议,对算法修复效果持续调整优化。”

  赵世杰进一步解释,一方面,制作方需要对算法做一些优化,比如在修复《葫芦兄弟》的过程中,算法会先识别出水墨画区域和剪纸区域,对剪纸区域提升清晰度和锐度,对水墨画区域保留原有的水墨模糊效果。另一方面,AI技术摩杰负责人41772无法完全代替人工,在算法修复之后,制作方会引入一些有艺术背景的设计师进行人工辅助判断,对小部分算法难以判断、处理的部分进行修正,保证最终的修复效果。

  记者了解到,火山引擎多媒体实验室正在修复《西游记》《大闹天宫》《阿凡提》等经典动画电影,有望在元旦上线。

  “新瓶”如何装“旧酒” 数字技术跨越代际鸿沟

  AI技术下的4K修复并不仅仅是简单的“老片”修复,对中国动画而言,更是给予中国传统文化IP新的生命力。薛峰认为,中国美术电影是不可再生资源,是商业片席卷年代里的一股清流。“经典电影的数字修复是以中国动画学派为中心,对当代社会的一次民族文化洗礼。一系列经典电影的再现,实际上也带动了传统IP的复活。孙悟空、铁扇公主等传统IP正不断焕发新生,成为新一轮故事的主角。”在薛峰看来,老胶片电影的“重生”,摩杰主管整个市场化过程是一种集体教育、群体广谱的方式。它的属性是多元的,既是一种文化产品的再现,同时也能够获得新一波市场的青睐。

  “老电影的数字修复所带来的扩散作用是巨大的,它对社会和文化现象有着许多积极效应。”薛峰介绍,中国电影市场与国外电影市场的最大区别在于,中国在上世纪70-90年代发展格局变化较大,在文化IP,特别是动画领域美术片IP的传承方面,并没有像日本、比利时等国家一样有着连续不断的传播。因此,经典电影的数字修复是一种有效途径,它将原本断裂的、存在于不同代际间的记忆连接起来,弥补了这些断层,从而进行新的文化产业链重构。

  除了修复老动画、老电影外,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手机软件都拥有修复老照片、老视频的功能。赵世杰表示:“当前,技术已然成熟,各视频平台也正在开放修复入口,为普通用户免费提供AI修复支持,并对有史料价值的历史影像,进行免费修复,让公众珍藏的视频作品旧貌换新颜。此外,‘老片’修复中的部分基础功能已经开放,供用户免费使用。”

  “未来,我们完全可以期待VR、AR等技术在4K或者8K上视频修复的应用,那时,对于80后、90后来说,或许真的能和孩子们一起‘围观’孙悟空大闹天宫、和葫芦娃一起救爷爷、陪伴沉香一起救母,这种沉浸式体验将能更好地守护我们的记忆,也可以和孩子们有更多的话题,和他们一起分享父辈小时候的欢乐时光。我想,这也是科技赋予人文价值的美妙体现。”赵世杰说。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