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 Jan 19th, 2022

摩杰招商主管从舞台到屏幕 流媒体会让喜剧变成快消品吗?

1 min read

摩杰招商主管Q41772

  前有《超级笑星》《欢乐喜剧人》《开心剧乐部》以及《脱口秀大会》做铺垫,观众对于流媒体喜剧的接受度与期待值拉满。在此背景下,首季《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下文简称《喜剧大赛》)主打的素描喜剧虽然篇幅短小,却以爆炸性的戏剧力量令万千观众直呼DNA动了,成为近期流媒体平台上的又一现象级作品,“屏幕喜剧”作为一种喜剧“亚类型”俨然成熟。

  疑问在于:对讲求完整结构与现场空间的戏剧表演,不断引发热潮的“屏幕喜剧”将如何重构观演关系?又将如何反哺或是颠覆舞台喜剧?

  “屏幕喜剧”之于“舞台喜剧”的概念演化

  一个“新”字,足以涵盖《喜剧大赛》的所有美学精神。题材、手法、格式,你完全无法用旧有、狭小的喜剧框架去界定那些作品——仍有不少媒体报道将它们称为小品,而这是马东在策划时便一票否决的概念。发动所有层面更新的核心原因便在于戏剧的呈现终端,换言之,观众的观剧渠道由正襟危坐的剧场转化为几近人手一块的电子屏幕。为了迎合大众刷手机、刷视频的既有习惯,“屏幕喜剧”这一倚重当代影音与网络技术的喜剧“亚类型”之于传统“舞台喜剧”的概念演化,无疑是革命性的。摩杰主管主要特征体现于两大方面:

  首先是喜剧要素的成型,离不开影像符号的辅助与强化。最直接的应用例如在《透明人》中插入了寓意大数据全面入侵的仿黑客帝国VCR片段;而小景别下的造型呈现更是屏幕影像的独特优势,摩杰主管涵盖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服装、化妆、道具、演员的微表情与微动作等。诸如在“物件剧”《古德拜地面》中,对于各种迷你尺寸的玩偶及翻页书的画面捕捉,在特写镜头中格外分明,这种聚焦而带有放大意味的影像呈现,对于电子屏幕、尤摩杰主管是移动端设备而言,是能够通过帮助观众理解剧情而取悦他们的。又如在“刘关张”系列的《水煮“三结义”》中,对于三人的“美颜”妆容与二次元表情,常常给予毫不吝惜的满屏呈现,一言未发已构成十足的笑点。再如《时间都去哪儿了》中,通过摄像机的焦点转移,在近景中分别凸现前后人物的夸张形态。

  与此同时,五彩缤纷的“花字”、表情包、影像特效以及分屏升格定帧等剪辑手法,亦构成了一系列不可或缺的喜剧要素。种种代表着流汗、扎心、爆笑的影像符号,配合着相应音效,在点评或是互动环节频频出现。《高铁战士2021》则大胆借鉴了电子游戏界面,从而撑起这个架空的想象空间,当美少女战士与种种车厢不文明行为搏斗时,上方的虚拟血条亦会随之缩减,这种设定的成立,对于有些许电子游戏经验的观众而言,是不会存在任何问题的。而在《先生请出山》剧末的舞蹈阶段,选用了四角压黑的相框视效,从而将这一带着极度玄幻色彩的喜剧部分独立成章出来,真真叫人上头。很难想象,这些剧目能在线下具有同等感官及喜剧效果的展现。

  除却上述种种经由影像辅助、表征性的喜剧要素,考察“屏幕喜剧”的本文设置、逻辑推进、表演节奏等内化要素,不难发现摩杰主管本身亦因应着流媒体属性而发生着整体结构的转化,摩杰主管又一特征便在于舞台表演的连贯性为影像蒙太奇的连贯性所取代。换言之,戏剧节奏的成型,必须在镜头的切换中得到二次编排,而当代网络观众凭借丰富的观影经验,透过影像叙事、尤摩杰主管是日常训练而来的短视频叙事法则,去体验流媒体喜剧。毫无疑问,这种前设对于喜剧创作是一种巨大的限制,这亦是《喜剧大赛》机智地选择素描喜剧为基础制作类型的原因。它提供了一种抓住某点反复拆解、不断升级、不断反转的短剧模式,形式结构上恰恰与短视频不谋而合。因而《喜剧大赛》中的几乎每一折“屏幕喜剧”大都在有限时间内,聚集了浓缩再浓缩的剧情、密集再密集的桥段,包袱即抖即出,镜头迅速切换,演员上上下下、观众连呼带喊、气氛阵阵高潮,直观感觉唯爽唯快,造就了一种仿佛站在喜剧与短视频两条赛道交叉口的整体节奏。

  喜剧“快消”化:流媒体观众的所得所失

  蒙太奇下的压缩与调度,不免令去惯戏院者,很难匹配经验中的舞台空间与时间,恍然这终究是一场配着爆米花的喜剧综艺。毋庸置疑,流媒体+综艺+喜剧,三者抱团成就,已塑造了口碑与市场双重胜利的运营范本。一边厢,观众对于晋级打擂、领笑点评、育成选秀等一整套流媒体喜剧综艺框架,已有了一秒代入的能力;另一边厢,业界亦有了将某些喜剧品类当作快消品运营的觉悟与决心。

  值得肯定的一点是,为了营造喜剧快消市场,《脱口秀大会》也好、《喜剧大赛》也罢,各档节目都积极发挥了新媒体的信息传递功能,在做秀之余,进行精要的喜剧类型讲解,形成有效的美学知识输出。在连教带演之下,相信素描、漫才、物件剧等一批原先陌生的剧种已在极短时间内为大众所理解掌握。因而对于观众而言,被笑声喂饱之外,亦是一种接受艺术教育的过程。

  但在观众成功跳进盒子、享受快乐之时,不能忘记一些值得继续思考的问题——

  首先令人疑虑的是:长期被短视频投喂、由流媒体综艺开始认知喜剧的Z世代,是否会想当然地以为喜剧乃至舞台艺术本该如此?万物“梗”化、快速消费、即笑即过?正如对于素描喜剧,马东一针见血:前三句一出来,就已经知道了后续大概的方向。那么终有一天、也许很快,观众将厌倦爆米花笑声,他们将如何另换口味?这便回归到喜剧文本的根本问题:要么不以直接“粗暴”的“梗”为目的,创作出讲形式讲内容、具有持久生命力的“高级”喜剧,但这仿佛直接与流媒体喜剧的属性背道而驰;那么就干脆走向另一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不求经典、只求天天变着法子上新品。因此你可以看到:漫才、魔术、默剧、音乐剧、布偶剧等多元异质要素纷纷涌入而猛烈撞击、试图混合,热烘烘的新鲜款式不断出炉,试图创造新状态、形成新认知。长此以往,当代观众对于喜剧的审美耐心与鉴别能力,是否只能停留在手指对于视频进度条不自主的右向滑动?

  摩杰主管次,由此培养起来的观众是否不再买票进剧院,而只是充值续会员?这不单单指向一种文化消费行为,且指向一种戏剧艺术发展中的观演关系。“屏幕戏剧”提供了一种新颖的、套娃式的观演结构:摄影棚内的舞台本身是一重镜框结构,面对的是现场观众;这个舞台隔着屏幕又与视频观众形成另一重结构,而这重结构目前只能衍生出以弹幕为代表的虚拟观演关系。当无数重叠的“哈哈”与新款网络语越过屏幕时,多多少少产生出一些观者间同屏共振但演者无法即时接收到的反馈,对于在传统喜剧空间中,通过观者反馈调整表演状态的舞台艺术,不啻为一种莫大的缺憾。这几日“元宇宙”概念蓄势待发、无处不在,不知在未来的“元剧场”中,观演关系是否可以在虚拟化身共存的框架下,绕道回归动态反馈的通路。

  最后,必须承认:流媒体业已成为戏剧、影视、音乐等几乎所有大众艺术生存与发展的重要平台。在重塑行业“大局观”的当下,“屏幕喜剧”这一亚类型无疑是行业整体发展的补充剂、甚至是推进剂。那么留待时间解答的一个问题便是:脱口秀已突围而出、成为线上反哺线下的急先锋,那么后来者摩杰负责人41772能有谁?

  (花晖,作者为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副教授)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