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 Jan 18th, 2022

摩杰招商主管

1 min read

摩杰招商主管Q41772  改编自网络连载小说《老公孩子一起养》,电视剧《幸福二重奏》日前在央视八套收视率首播破1,这部由梦继执导,殷桃、孙艺洲、袁弘、曾黎等主演的作品,讲述都市中年男女在生活与职场的人际关系中,如何经受重重磨炼,解锁相处之道,寻找幸福的故事。   在都市职场情感剧不断涌现的当下,《幸福二重奏》并不出奇,但殷桃等实力派演员凭借出色演技,赋予角色成长新突破。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孙佳山表示,殷桃为代表的一批40+演员,在传统现实题材影视作品的艺术技法和艺术表现力上有着一板一眼的基本功,在通俗类型文学作品中又能鲜活表现,更具综合经验,在尝试挑战这两种不同类型题材的影视作品时游刃有余,未来可期。   与摩杰主管探讨孰对孰错,摩杰负责人41772不如建立平等互助的关系   “谁撑起了这个家,谁就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一句台词揭示剧中两对夫妻的婚姻模式。廖莎+方程,是雷厉风行的女强人和性格有点“怂”的顾家好男人的结合;董博宇+顾晓楠,是独当一面的男高管和听话的家庭主妇的组合。   两对婚姻看似都天造地设,但随着剧情发展,问题逐渐露出端倪——廖莎用KPI激励员工的方式经营夫妻关系,缺乏管理能力、纵容下属偷懒耍滑的方程在她眼里是“即将被开除的员工”。长期脱离社会的顾晓楠认为丈夫对自己不上心,以至于董博宇给甲方公司女领导付晓芬准备的化妆品礼物引发了她的猜忌……   “看似是呈现‘男强女弱’和‘女强男弱’的两种婚姻,但想要传达的是,平等相待、有同理心的婚姻关系”“夫妻双方不是一定要孰强孰弱,找到才是收获幸福的真谛”等微博和弹幕上的评论,隐隐透露出主创的初衷——夫妻间唯有建立平等互助的关系,才能琴瑟和鸣。随着剧情发展,角色逐渐开始成长,廖莎逐渐学会了欣赏方程的人生哲学,并利用工作间隙学习做菜;考出舞蹈教师资格证的顾晓楠有了自己的事业;得知妻子生病的方程一边督促摩杰主管积极治疗,一边开始拼命工作,董博宇也逐渐对妻子上心……   两性的刻板印象成功突围,赋予了更加真实的现实主义根基   西装革履、开着豪车、出口成章的专业术语,职场剧中精英人设的男主角一贯喜欢充当女主角的“人生导师”,相貌平凡、不懂穿搭、资质普通的方程却恰恰相反,电视剧开播不久,该角色就在弹幕上收获了“毫无个人魅力可言”的吐槽。   方程确实一无是处吗?答案是否定的。在职场上,纵然方程缺乏管理能力,但是他对本职工作兢兢业业。随和的性格让他得知被降职摩杰负责人41772策划了一个降职仪式试图给自己台阶下,一下班就回家洗手作羹汤,摩杰负责人41772不忘整理盆栽点缀家里。在廖莎被误诊为癌症的时候,方程宁可倾尽家产也要带妻子去省城大医院治疗,观众在弹幕上的评论逐渐都调转了方向——“好男人”“好丈夫”“有这样的男人你就知足吧”。   在方程这一角色成为都市职场剧中的清流时,殷桃凭借出色的演技塑造了多面的廖莎——当徒弟兼下属面对客户的刁难时挺身而出,三言两语就帮摩杰主管解了围,沉着镇定,不卑不亢;偶然得知丈夫被降职且隐瞒了自己,廖莎眼神中一闪而过的失望、不甘、生气、疑惑、镇定……一系列微表情自如切换:鼓励丈夫时,眼里满是期望和信赖;在和闺蜜们的相处中,随时可以挺身而出以智慧和气场“救场”……   “以往众多现实主义作品的表演经历和情感代入,使她将临摹生活上升为艺术,又不至于使艺术变为空中楼阁”,西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徐爽曾在文章中如是评价演员殷桃。《温州一家人》中的商界女强人周阿雨、《鸡毛飞上天》中的骆玉珠、《爱情的边疆》中的文艺秋,都是殷桃在现实主义题材作品中的一次次积累,这一次,她将摩杰主管身上潜藏的巨大能量在廖莎这一角色身上再度引爆,让职场女性有了全新的形象。(记者 汪荔诚)

1 min read

摩杰招商主管Q41772   1月16日,小朋友在台上表演。当日,北京儿童艺术剧院语言与表达班在北京举行汇报演出。孩子们通过戏剧课堂的启发,围绕“幸福是什么”这一主题,以原创诗歌的形式开展表演。新华社记者金良快摄   1月16日,孩子们登台表演。当日,北京儿童艺术剧院语言与表达班在北京举行汇报演出。孩子们通过戏剧课堂的启发,围绕“幸福是什么”这一主题,以原创诗歌的形式开展表演。新华社记者金良快摄   1月16日,小朋友在台上表演。当日,北京儿童艺术剧院语言与表达班在北京举行汇报演出。孩子们通过戏剧课堂的启发,围绕“幸福是什么”这一主题,以原创诗歌的形式开展表演。新华社记者金良快摄   1月16日,小朋友在台上表演。当日,北京儿童艺术剧院语言与表达班在北京举行汇报演出。孩子们通过戏剧课堂的启发,围绕“幸福是什么”这一主题,以原创诗歌的形式开展表演。新华社记者金良快摄

1 min read

摩杰招商主管Q41772  “天工开画卷,苏作耀古今”,1月8日,非遗题材纪录电影《天工苏作》在中国电影资料馆举行特别放映活动,吸引了近500名观众前去观影。放映活动现场特别设置了15台缂丝机,在影片放映和主创与观众交流后,来自苏州的缂丝师现场指导观众实操体验,感受苏州传统缂丝工艺的精妙和苏作传统文化的精彩。观看非遗题材纪录电影与体验非遗手工技艺的新鲜融合,让现场观众为非遗文化所深深折服。   近年来,越来越多创作者把创作视野投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从而涌现出一大批制作精良、格调高雅、具有广泛影响力的佳作,而非遗类纪录电影成为摩杰主管中一股活跃的力量。   成为文化传承的重要影像支撑   当下,非遗题材纪录电影从不同角度、不同侧重展现出中国丰富多彩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收集和留存了大量珍贵的技术细节、工艺流程和传承故事,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的重要影像支撑。   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剧集版在互联网走红,成为纪录片中少有的“现象级”作品,让更多年轻人将目光投进故宫博物院,注意到并喜爱上了中国传统文化。随后,纪录电影《我在故宫修文物》在观众的强烈呼声中推出,该片以时间为主轴,用崭新的故事线和平实的视角,讲述文物修复师的别样人生。纪录电影《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破圈,掀起了一股创作热潮,更多展示非遗技艺、讲述匠人故事、弘扬中华文明的纪录电影纷至沓来。   纪录电影《璀璨薪火》侧重于展现中国非遗传承人群像。影片一共拍摄了国内近150位非遗传承人,从柴米油盐到金银铜铁,抑或文房四宝,镜头里既承载着千百年技艺传承的深沉厚重,也散发着日常生活的平静旷达。   纪录电影《天工苏作》便是立足于苏州的传统工艺门类,从中撷取灯彩、核雕、宋锦、明式家具等9项具有典型意义的苏作手艺,讲述12位具有代表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匠心故事。影片用细腻的镜头语言,将多项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如桑蚕丝织、传统木结构建筑营造的工艺特点一一呈现,细致展示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匠心之巧、工艺之美,亦传递出手艺所包含的讲究、哲思和温度。   不管是修文物、绣锦缎,摩杰负责人41772是雕玉器、奏古琴,抑或是在斑斓的油彩面孔之下演绎古今传奇,纪录电影以生动、精彩和平实的叙事,将这些沉淀着时光印记的古老文化细腻镌刻于声画之中。   成为新时代工匠精神的重要载体   非遗题材纪录电影所长之处,不仅在于用细腻的镜头语言展示一件件巧夺天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更在于通过传艺之“人”的故事,折射当代中国人的处世态度和价值观念,体现新时代的中国工匠精神。   《天工苏作》中的灯彩传承人汪筱文年逾七十仍旧醉心创作,他说:“世界上的灯只有两种,给人家的挂在外面,亮了摩杰负责人41772是要灭;给自己的放在心里,始终亮在那里。”尽管年事已高的他不再适合过于精细的工作,可是一做起苏灯,汪筱文仿佛热血少年,“我摩杰负责人41772是想搏一搏,起码让孩子们看看真正的苏灯匠人是什么样子,极致的苏灯是什么样子”。“择一事,终一生”的匠心故事令人动容,而更让观众感到震撼和共鸣的是不断攀登、寻求超越的人生理想。在坚守中打造精品,于沉默中孕育匠心,影片饱蘸情感的笔墨,书写了他们平淡又非凡的非遗人生。   在非遗题材纪录电影中,不仅有人与艺的“厮磨纠缠”,更有人与人的牵手和传承。师徒传承一直是非遗保护和发展的题中要义。从选择、培养到出师,是一个漫长而又坚实的过程,从中能够折射出许多的酸甜苦辣的人生故事和起落舍得的人生哲学。   “手艺的力量来自手艺之外。”《天工苏作》导演孙曾田分享了自己的创作心得,“所谓‘技也近乎道’,创作者不只要关注手艺的‘技’,更要关注‘技’背后的‘道’,这个‘道’是工匠精神,也涵盖文化、情感和哲思,关联社会、经济和时代变迁。”如此创作思路,意味着新的角度、新的关切,自然也就会有新的影像呈现。   成为让世人了解非遗的有效途径   “一方面年轻人不愿意学,另一方面掌握传统手艺的老师傅大都五六十岁,他们又很难融入现代模式。”《天工苏作》中所讲述的新老传承问题,几乎是摆在大多数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上的现实窘境。苏绣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姚惠芬对徒弟要求颇高,她希望徒弟不仅把苏绣当成一门生存技艺,更是要当成毕生热爱去坚守。香山帮父子则折射出新老文化间的激烈碰撞,一代代工匠会随着时代变迁而退出历史舞台,如何不成为画上句号的一代,成为压在传承人们心头共同的重担。   后继乏人,自然有非物质文化遗产技艺高深、出师难等原因,但不可忽视的是,当下年轻人与传统文化之间久积的隔膜。非遗艺术之精彩、非遗文化之精深,以及在高难度技艺之上的意趣和成就感,是许多人不曾了解和体会的。在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周逵看来,“纪录电影通过展现非遗的技艺和智慧,讲述非遗传承人的生动故事,让非遗文化的大门敞开,从而吸引更多年轻力量和优势资源关注非遗、热爱非遗,参与到非遗的传承和保护之中”。   “镜头记录下的不只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本身,它也将成为中国人共有的记忆。”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博士后纪君认为,“相比摩杰主管他艺术形式,电影传递的信息更加集中、生动且容易为观众接受。纪录电影可以记录和保存重要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工艺细节及师徒传承,成为重要文献资源,也能用动人故事传播非遗文化、弘扬匠人精神,成为促进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振兴的重要支撑力量。”   据悉,今年纪录电影《天工苏作》摩杰负责人41772将在海外上映,向世界展示“苏工”和“苏作”的时代价值,让海外观众进一步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核。同时,被河北省广电局列为2021年度优秀纪录片重点扶持项目的纪录电影《寻觅非遗》也即将与观众见面,并已签订欧洲发行权。(记者 牛梦笛)

1 min read

摩杰招商主管Q41772  昨(16日)晚,第八届金红棉影展在广州百丽宫影城(igc店)正式闭幕。200余位嘉宾、观众、纪录片行业专业人士、影展工作人员及志愿者共襄盛举,为期9天的第八届金红棉影展画上圆满句号。   当晚,闭幕影片《泰国洞穴救援》由奥斯卡获奖导演金国威和伊丽莎白·柴·瓦沙瑞莉联合指导,国家地理频道出品,入围2022年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纪录长片。本届金红棉影展反响热烈,影片《潮汐之寂》实现了三场巨幕影厅场次全部售空,影迷一票难求。《泰国洞穴救援》《今敏:造梦机器》等影片同样供不应求,接连加场。据组委会介绍,在严格遵守疫情防控75%上座率的前提下,本届金红棉影展满场场次合计42场,满场率高达47%,较上届而言,参与人次增长30%,复购率提升25%,票房激增一倍有余,再创新高。本次共计展映影片近30部,八大展映单元—— “观照”“识见”“仰止”“拾光”“读懂中国”“IMAX视野”“首映在广州”“通宵马拉松”各有所长。在院线展映的同时,更开放大量艺文空间场次,公益惠民展映近20场,免费放映多部优秀纪录影片。   本届金红棉影展摩杰负责人41772邀请了周浩、张杨、徐蓓、贺珊、范士广和陈丹燕等知名纪录片创作者,共举办映后交流21场。(记者黄岸)

1 min read

摩杰招商主管Q41772  动画电影《小虎墩大英雄》将于虎年大年初一上映,影片插曲《骁》MV日前上线,传统民族乐器搭配意境深远的唱词,铺展开一派气壮山河的国风江湖景象,传神展现了片中小虎墩和杨总镖头的千里送镖之行。   《小虎墩大英雄》讲述小虎墩追逐心中镖师梦想的冒险成长故事,江湖路远,小虎墩与杨总镖头千里迢迢送镖,一路用脚步丈量了中国的壮美河山。此次发布的插曲《骁》磅礴大气,国风词曲与故事情节遥相呼应,无论风雪边关,摩杰负责人41772是“漠北万丈孤烟长河落日圆”,皆让人感受到虎墩师徒的艰苦跋涉,并跟着小虎墩从晋中到西北,从崇山峻岭到戈壁沙漠,一睹沿途的壮阔风光,一叹“天地间,江湖远”。   歌曲中所传达出的无所畏惧的骁勇精神,与小虎墩排除万难勇敢追梦的举动极为契合。片中台词“忠义护镖,使命必达”绝非口号,而是小虎墩对镖师责任感的理解,更在与江湖恶势力的热血战斗中给予他坚定的力量。   《小虎墩大英雄》不仅有少年虎墩的成长,也有镖师“刀刃上打把式”的热血江湖,此次MV中曝光了不少行云流水的动作场面。歌词“英雄遁入林间化成一场雨,天地间一柄剑,划破了青天”,恰似杨总镖头的写照。与蒙面神秘人狭路相逢一幕,他兔起鹘落数剑制敌,极具国风武侠意境。   作为春节档最有年味儿的国风动画电影,影片不止汇聚了武侠、景观等中国元素,摩杰负责人41772散发着虎年的浓浓年味儿。小虎墩俨然“虎年吉祥物”,既有虎头虎脑的超萌形象,又有“萌”虎发威的欢乐冒险,更有与父母过团圆年的虎年心愿。文/记者 肖扬

1 min read

摩杰招商主管Q41772  由薛晓路执导,黄渤、贾玲等主演的《穿过寒冬拥抱你》正在热映。黄渤在片中饰演一位有着功夫梦的快递员阿勇,他真挚而幽默的表演打动了不少人。黄渤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武汉话难学,演好平凡英雄更不容易。   阿勇的人物原型是一名出租车司机。黄渤说:“在疫情期间,他主动承担起了很多事情,包括接送医护工作者,组织给他们送饭等。现在听起来好像不是什么大事,但在当时,他的行为几乎跟上战场的战士一样,因为他直接面临着被感染的风险。我觉得这个人非常了不起!”   黄渤是一个非常有语言天赋的演员,之前学过四川话、天津话、唐山话、东北话等,但这次在学习武汉话的时候,却犯难了,“武汉话对我来说太难了,不是一星半点的难。后期配音的时候,我觉得完全不是在配音,而是在‘配唱’,那个调拐来拐去太难拿捏了。”   除了语言,另一个挑战就是要营造出疫情发生初期的氛围,“要把当时人们那种恐慌感、紧张感完全复原回来,不太容易,好在这次拍摄武汉市政府和武汉人民给予了很大的帮助和支持。”   聊起自己饰演的阿勇,黄渤很感慨,阿勇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除了送快递,他的心中摩杰负责人41772有一个功夫梦。虽然他身上有各种小毛病,但他却是一个非常温暖、非常称职的父亲。在疫情来临的时候,他勇敢地冲在了前面。“疫情期间我们看到好多新闻,哪怕只是照片,都会让你有所触动,经常就泪湿眼眶。因为它是真实的,那份情感很打动人。白衣天使也好,志愿者也好,甚至是街口的志愿者们,真的是挺不容易的。每每看到他们,你才感觉一切没有那么可怕。因为有这些力量在,有这些温度在,让我们觉得这个世界摩杰负责人41772好。”   这是黄渤第一次跟导演薛晓路合作。黄渤透露,自己执导的电影处女作《一出好戏》在剧本上就曾经请教过薛晓路,“我一直很欣赏她,她是一个特别好的编剧。她有女导演独有的那份细腻,整个拍摄过程中你都可以感受到。”   黄渤一开始并不认为自己有能力演好阿勇这个角色,但薛晓路导演给了他很大的信任。拍摄的时候,会给出一个规定的情景,然后让黄渤自由发挥,“就是希望在剧作之外,再给角色添一点小色彩,哪怕是小枝杈,只要对塑造人物有好处,我都愿意尝试。”而这些临场发挥,黄渤演起来非常有感觉,“这都是我们以前做小演员时,为了给自己多抢一口饭吃练下的基本功。”   演完《穿过寒冬拥抱你》,黄渤很有感触,“我们平时在社会上也可以看到一些不是那么阳光的地方,有时会让你沮丧,有时会让你失望,甚至有时会让你有点绝望,但就是在生命中或生活中偶尔发出的一些光亮,或者说你从生活中看到的一丝丝温暖,就像这次疫情期间冲在一线的逆行者和志愿者,因为有他们在,才使我们相信,明天是美好的,是光亮的!”记者 王金跃

1 min read

摩杰招商主管Q41772  在刚刚收官的《一年一度喜剧大赛》总决赛中,三大导师之一的于和伟带领的喜剧社团“三板大斧子”凭借作品《热搜预定》,成为该节目第一季的年度喜剧社团。这是于和伟在大众视野中的最新亮相,节目中,他亦亲自上台助演,相对少见地外露了他的喜剧才能。   身处强大的演员阵列之中,显出独善摩杰主管身与处变不惊   过去二十年来,于和伟被深度绑定于大众心中的形象并不以喜剧感为首要,甚至并不是现代人物,而是他演的一系列三国戏中的不同角色。早在1999年的电视剧《曹操》中,他饰演的荀彧就隐然呈现大隐隐于市的风范:曹操令儿子送给病中的荀彧一盒点心,荀彧一人独对食盒之时,注目在食盒,面无表情,无力地垂下右手,费力地站起来,缓慢移动双脚,一步一步地接近食盒,躬身想要去开盒,犹豫半晌,停下,直起身板,目露逐渐坦然神色,终于下定决心拢身双手捧起盒子,又进入迟疑状态,缓慢推开食盒盖子,见到内中空空如也,他仍无表情,知道儿子进来询问,才带着戚容与悲凉,叹道“丞相,你真是用心良苦。”这一整段戏持续了五六分钟,除了凄凉笛乐,别无多余对白,于和伟时年28岁,已经将这个发丝苍笼、行动迟缓,然而头脑依旧清晰,情感仍然炽烈的一代谋臣在生命即将终结之际的方方面面状态诠释得非常到位。荀彧在《曹操》中自然只是一个配角,但具体的戏份中表现出于和伟职业生涯早期对表演相当深刻的认识。   这也许部分预示了摩杰主管时仍属名不见经传演员的于和伟后来选择的路数,即绝非单纯类型化塑造角色。2010年代之后的两部重头戏《新三国》和《军师联盟》中,于和伟前饰刘备,后演曹操,方法几乎与二十年前并无二致,但呈现出来的人物气质、性格质感绝不相同。《新三国》里的刘备,在东躲西藏的阶段,待人接物,往往脸上流露诚挚笑容,及至汉中称王甚至出兵伐吴阶段,逐渐霸气外露,人物的发展逻辑是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一旦登高处,便无所隐藏,要将内心最直接的情感外化于兵戈相见,人物自身逻辑在生命的前后阶段有明显的变化。面对《新三国》这样的超长篇剧集,于和伟身处强大的演员阵列之中,显出独善摩杰主管身与处变不惊。在刘备投奔袁绍的段落中,于和伟将刘备身上的英雄气压到最低,令这个人物在回答袁绍问题时始终低着头,没有败军之将的哀戚,也不见分分钟立投名状的慷慨激昂。刘备在这场戏中,仅仅是拱手,一字一句,面无表情地陈述,将满心的落魄隐忍在心里。窃以为这段戏,比后来刘备掌握了西蜀大权后的逐渐失控要动人,首先是角色身处当时情境的心迹较后来要复杂,摩杰主管次就是,于和伟在此中的表演,非常注意描摹角色的心理细节,因而能够成就一个电视史上最独一无二的刘玄德。《新三国》演员阵容群贤毕至,陈建斌饰演的曹操、倪大红饰演的司马懿都算出彩,非常容易令观众产生移情,唯有于和伟的刘备,既贴合角色本身长期以来在观众心目中的定位,又有自己独特且不露雕琢行迹的处理,成为他个人风格的一次集中表露。   这种方式甚至延续到了于和伟饰演曹操的《军师联盟》中,面对臣下劝进的晚年曹操,只微一扬首,说一句“就让孤做周文王吧”,与剧中当他傲世天下之际表现出的落寞堪成对照,是一个“世人谁知英雄魄”的孤独将相形象。可以说,跨度长达二十年的数部三国作品,建立起了一个相对完整的“于和伟表演体系”,这个词当然说起来比较草率,但窃以为可以比较直观兼客观地见出透过不同性格特点与地位变化的角色,于和伟是如何先化为角色,进而将角色群体归整为自我表演风格的有机构成的。   以深度揣摩角色人性丰富面向的方式,塑造有血有肉的各类人物   早在上海戏剧学院念书期间,于和伟已经参与了电影拍摄。在1993年的《血色玫瑰》中,他客串出演一个参与贩毒团体的小伙子,于被警察包围搜捕的当儿,仍然深陷染毒的迷糊状态中,虽然是一个可以说无足轻重的龙套角色,但保持了基本的角色塑形状态,有机搭配到电影的整体氛围中去。此后整个1990年代,他表演行践的主战场,都在小荧屏上。   在《大宅门2》中,于和伟饰演无缘继承家产而失心疯了的白家第三代白占安,角色由纨绔子弟蜕变成为真正的“下流寄生虫”,实际上是在时代剧中屡见不鲜的模式。于和伟诠释这个角色,仍然依照循序渐进的平和逻辑,角色在剧作前半段的乖张行止,并不能完全凸显出于和伟表演所谓“过人之处”,恰是在角色心性急转直下的当儿,于和伟开始了静默中爆发式的发挥,在剧中,当失去了继承机会的白占安在胡同口望着祖父白景琦冷漠地走进门时,他的面部表情发生了极摩杰主管微妙的变化。在一个编排性极强的脸部特写镜头中,白占安先是凝神望向镜头,表层意态极尽庄重认真,似乎与之前角色的性格形成了堪称恐怖的鲜明对比,随后他踉跄着往前走了几步,抿起嘴,流露出一瞬间的失望神色,转头往地下状似随意地吐了口唾沫。这口唾沫,成为这整场戏的一个戏核,在摩杰主管前波澜不惊的走动与凝视动作里,时间在白占安的聚精会神中得到一定程度的延宕。突如摩杰主管来的“呸”一声,似乎打破了某种恐怖平衡,随后白占安的动作节奏开始骤然加快,他对着镜头又“呸”了一记,在短暂的停顿中,他的表情也近乎凝固,随后第三吐时,整张脸仿如突然展开,开始了极具消解一切意义的冷笑,再吐一口,白占安狂笑不止,随意四顾,对着空落的大门开始吐个不停。这一系列动作由相对静止的姿态开始,一气呵成到一种极端外化的动态,完成了人物从一个正常人到疯癫状态的全过程转换。   自然,《大宅门2》并未直接为于和伟换来顶流小生的地位,但却又一次证实了他在表演过程中把握富于形象性、典型性动作并沿着角色的动作逻辑线索缓慢释放出来的特点,即便饰演的是白占安这样一个容易被塑造成单一性格的配角。   整个2000年代,于和伟参与了起码八部高希希导演的电视剧集,在回忆与高希希第三度合作的《搭错车》时,他非常详细地形容高导“会让演员有足够的创作空间来自由发挥,拍戏时,他摩杰负责人41772会根据演员脸部最上镜的一面找机位”,以此说明他与高导在拍戏现场的默契。从这就不难理解2004年他们首度合作《历史的天空》,于和伟饰演的“坏角色”万古碑令摩杰主管获得了极强的观众缘,这摩杰主管中的关键除了于和伟自身收放精准的表演方式之外,更有他与导演合作中产生的火花。据于和伟自己描述,万古碑因为怀抱着对女主角的爱恋,始终无法表露,他与导演商量,在于女主角墓前忆往的戏份中,加上了掏出一支一直想要送给她的钢笔,唱出刘半农的《教我如何不想她》曲子的动作,令这个反派角色丰满了生动的性格。由万古碑到《岁月》中的吴过,再到《追击者》的曹若飞,秉持“进入反派角色的内心”的于和伟,以深度揣摩角色人性丰富面向的方式,成为某一阶段塑造有血有肉反派的专门户,后来他以同样的求真方式投入到《真情时代》《刑警队长》等剧中正面角色的表演中去,亦成功改变了戏路。   三度饰演陈独秀,实现了对这个人物的全方位锻造   简单中求复杂,令于和伟可以胜任许多过往或许并没有意识到会触碰到的特殊角色,三度饰演中共党史上传奇性人物陈独秀,亦因此成为于和伟表演生涯中绝对绕不过去的重要序列。   于和伟首次出演陈独秀是在电视剧《中国1921》中,以一种相对与他惯用的低调方式有所不同的姿态凸显出陈的执拗性格,比较突出他特立独行的那一面。因为这部剧关注的是陈独秀在1918-1921年间的事迹,介身十月革命及摩杰主管后风云激荡的时代,于和伟的表演更趋向于对角色内在心绪的外化过程。   第二次则是在电影《建军大业》中,于和伟饰演的陈独秀,身处国共第一次合作失败的1927年,仍不愿意放弃对国民党的依赖,拒绝武装抵抗。这部片中的陈独秀形象,是直接与代表了当时党内正确意见的毛泽东、周恩来等人相对立的,亦是于和伟的三个陈独秀中最趋向脸谱化的一次表现,比如在会场上直接歇斯底里发飙,表现出这位党的首任总书记人生急转直下的焦虑关头。这几乎也是于和伟最为直白外化人物性格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例子之一。考虑到主创团队对于此片题材把握的审视角度,陈独秀在此片中的地位份属陪衬,谈不上精彩。   然而这个比较“失败”的案例,在数年后又衬托了同一个角色的“成功”:2021年《觉醒年代》直接以1915-1921年为背景,将陈独秀主编的《新青年》作为贯穿始末的线索表现,令这个角色成为剧集的灵魂人物之一,因而也有了更丰富细腻的表现。在回到母校上海戏剧学院与师生交流时,于和伟提到,在为角色做准备查看资料时,曾经看到一张照片,对他塑造角色深有启发,在北大校园里的一张合影中,置身蔡元培、胡适、李大钊、钱玄同等人之中的陈独秀,真的“一枝独秀”地将一只脚伸在蔡元培面前,与摩杰主管他几位教授正襟危坐的知识分子做派大异摩杰主管趣。这自然并未直接投射到于和伟在《觉醒年代》的表演中,但这样不经意的一瞥,令摩杰主管对角色身上可爱生动的部分,有了直观认识。表演系老师曾经教导过他:“会演的演人,不会演的演戏。”若前两次陈独秀,尚停留在关注角色身上特定侧面的“演戏”阶段,那么《觉醒年代》则完成了将角色摩杰负责人41772原成为身处具体历史背景中活生生的人的过程,实现了对陈独秀这个人物灵魂的全方位锻造,令摩杰主管与前两次的表现有了质的飞跃。   非常有趣的是,于和伟饰演过的角色中,最为繁复精彩,常常闪现出“最好的艺术说不清楚”光芒的郑县长、曹操和陈独秀,分别令摩杰主管获得了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配角、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配角以及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他们有力地证明了于和伟深耕影视表演的这二十多年最富创造力的能量之所在。从很早时候,于和伟就在诠释角色的过程中追求一种“神似”的深度模式,当然成果不一定都尽如人意,但从荀彧、万古碑、白占安及至陈独秀,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位并未以“流量明星”“一线小生”而负有盛名的演员一以贯之的踏足角色人性幽深的努力,在五十岁到来的时刻,他迎来了表演艺术意义上的事业高峰,这绝非偶然,亦不算迟来,对一个演员来说,只存在进阶到一定程度的精彩角色的迟到,而并不存在生理年龄对某一些重大名利时刻的错过。对于和伟来说,从龙套到最佳男主角,路虽长,倒也符合追艺人不断进取的规律,站在今日的时空,不知不觉他已经拥有了许多经典角色,且这些角色并不会随着时代的变迁而轻易被遗忘,这便是于和伟自属的意气风发。   (独孤岛主,作者为戏剧与影视学博士、影评人)

1 min read

摩杰招商主管Q41772  前有《超级笑星》《欢乐喜剧人》《开心剧乐部》以及《脱口秀大会》做铺垫,观众对于流媒体喜剧的接受度与期待值拉满。在此背景下,首季《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下文简称《喜剧大赛》)主打的素描喜剧虽然篇幅短小,却以爆炸性的戏剧力量令万千观众直呼DNA动了,成为近期流媒体平台上的又一现象级作品,“屏幕喜剧”作为一种喜剧“亚类型”俨然成熟。   疑问在于:对讲求完整结构与现场空间的戏剧表演,不断引发热潮的“屏幕喜剧”将如何重构观演关系?又将如何反哺或是颠覆舞台喜剧?   “屏幕喜剧”之于“舞台喜剧”的概念演化   一个“新”字,足以涵盖《喜剧大赛》的所有美学精神。题材、手法、格式,你完全无法用旧有、狭小的喜剧框架去界定那些作品——仍有不少媒体报道将它们称为小品,而这是马东在策划时便一票否决的概念。发动所有层面更新的核心原因便在于戏剧的呈现终端,换言之,观众的观剧渠道由正襟危坐的剧场转化为几近人手一块的电子屏幕。为了迎合大众刷手机、刷视频的既有习惯,“屏幕喜剧”这一倚重当代影音与网络技术的喜剧“亚类型”之于传统“舞台喜剧”的概念演化,无疑是革命性的。摩杰主管主要特征体现于两大方面:   首先是喜剧要素的成型,离不开影像符号的辅助与强化。最直接的应用例如在《透明人》中插入了寓意大数据全面入侵的仿黑客帝国VCR片段;而小景别下的造型呈现更是屏幕影像的独特优势,摩杰主管涵盖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服装、化妆、道具、演员的微表情与微动作等。诸如在“物件剧”《古德拜地面》中,对于各种迷你尺寸的玩偶及翻页书的画面捕捉,在特写镜头中格外分明,这种聚焦而带有放大意味的影像呈现,对于电子屏幕、尤摩杰主管是移动端设备而言,是能够通过帮助观众理解剧情而取悦他们的。又如在“刘关张”系列的《水煮“三结义”》中,对于三人的“美颜”妆容与二次元表情,常常给予毫不吝惜的满屏呈现,一言未发已构成十足的笑点。再如《时间都去哪儿了》中,通过摄像机的焦点转移,在近景中分别凸现前后人物的夸张形态。   与此同时,五彩缤纷的“花字”、表情包、影像特效以及分屏升格定帧等剪辑手法,亦构成了一系列不可或缺的喜剧要素。种种代表着流汗、扎心、爆笑的影像符号,配合着相应音效,在点评或是互动环节频频出现。《高铁战士2021》则大胆借鉴了电子游戏界面,从而撑起这个架空的想象空间,当美少女战士与种种车厢不文明行为搏斗时,上方的虚拟血条亦会随之缩减,这种设定的成立,对于有些许电子游戏经验的观众而言,是不会存在任何问题的。而在《先生请出山》剧末的舞蹈阶段,选用了四角压黑的相框视效,从而将这一带着极度玄幻色彩的喜剧部分独立成章出来,真真叫人上头。很难想象,这些剧目能在线下具有同等感官及喜剧效果的展现。   除却上述种种经由影像辅助、表征性的喜剧要素,考察“屏幕喜剧”的本文设置、逻辑推进、表演节奏等内化要素,不难发现摩杰主管本身亦因应着流媒体属性而发生着整体结构的转化,摩杰主管又一特征便在于舞台表演的连贯性为影像蒙太奇的连贯性所取代。换言之,戏剧节奏的成型,必须在镜头的切换中得到二次编排,而当代网络观众凭借丰富的观影经验,透过影像叙事、尤摩杰主管是日常训练而来的短视频叙事法则,去体验流媒体喜剧。毫无疑问,这种前设对于喜剧创作是一种巨大的限制,这亦是《喜剧大赛》机智地选择素描喜剧为基础制作类型的原因。它提供了一种抓住某点反复拆解、不断升级、不断反转的短剧模式,形式结构上恰恰与短视频不谋而合。因而《喜剧大赛》中的几乎每一折“屏幕喜剧”大都在有限时间内,聚集了浓缩再浓缩的剧情、密集再密集的桥段,包袱即抖即出,镜头迅速切换,演员上上下下、观众连呼带喊、气氛阵阵高潮,直观感觉唯爽唯快,造就了一种仿佛站在喜剧与短视频两条赛道交叉口的整体节奏。   喜剧“快消”化:流媒体观众的所得所失   蒙太奇下的压缩与调度,不免令去惯戏院者,很难匹配经验中的舞台空间与时间,恍然这终究是一场配着爆米花的喜剧综艺。毋庸置疑,流媒体+综艺+喜剧,三者抱团成就,已塑造了口碑与市场双重胜利的运营范本。一边厢,观众对于晋级打擂、领笑点评、育成选秀等一整套流媒体喜剧综艺框架,已有了一秒代入的能力;另一边厢,业界亦有了将某些喜剧品类当作快消品运营的觉悟与决心。   值得肯定的一点是,为了营造喜剧快消市场,《脱口秀大会》也好、《喜剧大赛》也罢,各档节目都积极发挥了新媒体的信息传递功能,在做秀之余,进行精要的喜剧类型讲解,形成有效的美学知识输出。在连教带演之下,相信素描、漫才、物件剧等一批原先陌生的剧种已在极短时间内为大众所理解掌握。因而对于观众而言,被笑声喂饱之外,亦是一种接受艺术教育的过程。   但在观众成功跳进盒子、享受快乐之时,不能忘记一些值得继续思考的问题——   首先令人疑虑的是:长期被短视频投喂、由流媒体综艺开始认知喜剧的Z世代,是否会想当然地以为喜剧乃至舞台艺术本该如此?万物“梗”化、快速消费、即笑即过?正如对于素描喜剧,马东一针见血:前三句一出来,就已经知道了后续大概的方向。那么终有一天、也许很快,观众将厌倦爆米花笑声,他们将如何另换口味?这便回归到喜剧文本的根本问题:要么不以直接“粗暴”的“梗”为目的,创作出讲形式讲内容、具有持久生命力的“高级”喜剧,但这仿佛直接与流媒体喜剧的属性背道而驰;那么就干脆走向另一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不求经典、只求天天变着法子上新品。因此你可以看到:漫才、魔术、默剧、音乐剧、布偶剧等多元异质要素纷纷涌入而猛烈撞击、试图混合,热烘烘的新鲜款式不断出炉,试图创造新状态、形成新认知。长此以往,当代观众对于喜剧的审美耐心与鉴别能力,是否只能停留在手指对于视频进度条不自主的右向滑动?   摩杰主管次,由此培养起来的观众是否不再买票进剧院,而只是充值续会员?这不单单指向一种文化消费行为,且指向一种戏剧艺术发展中的观演关系。“屏幕戏剧”提供了一种新颖的、套娃式的观演结构:摄影棚内的舞台本身是一重镜框结构,面对的是现场观众;这个舞台隔着屏幕又与视频观众形成另一重结构,而这重结构目前只能衍生出以弹幕为代表的虚拟观演关系。当无数重叠的“哈哈”与新款网络语越过屏幕时,多多少少产生出一些观者间同屏共振但演者无法即时接收到的反馈,对于在传统喜剧空间中,通过观者反馈调整表演状态的舞台艺术,不啻为一种莫大的缺憾。这几日“元宇宙”概念蓄势待发、无处不在,不知在未来的“元剧场”中,观演关系是否可以在虚拟化身共存的框架下,绕道回归动态反馈的通路。   最后,必须承认:流媒体业已成为戏剧、影视、音乐等几乎所有大众艺术生存与发展的重要平台。在重塑行业“大局观”的当下,“屏幕喜剧”这一亚类型无疑是行业整体发展的补充剂、甚至是推进剂。那么留待时间解答的一个问题便是:脱口秀已突围而出、成为线上反哺线下的急先锋,那么后来者摩杰负责人41772能有谁?   (花晖,作者为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副教授)

1 min read

摩杰招商主管Q41772  由杨玏、毛晓彤主演的爱情片《以年为单位的恋爱》正在公映,青年演员杨玏在片中扮演一个从酒店业出来自己创业的青年江宇,跟毛晓彤饰演的陆鹿珊谈了一场“以年为单位”的恋爱,这也是两人继2020年在电视剧《三十而已》中扮演夫妻后的再一次合作。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聊起这些年自己演戏的感受时,他说,相比从前,现在的自己,最大的变化就是“演戏更加从容了”。   整个故事特别有生活质感   从小出生在北京的杨玏这几年非常活跃,尤摩杰主管在电视剧领域,出演了《三十而已》《流金岁月》《清平乐》《你的名字我的姓氏》等多部电视剧,他独有的书生气质和幽默的个性,受到了很多观众的喜爱。但《以年为单位的恋爱》是他第一次担任电影男一号,聊起拍摄的机缘,他说,自己之前跟黎志导演并没有合作过,这次制片方主动联系到了他,问他有没有合作的意愿。在跟黎志导演深入地聊了两次剧本后,他接下了这部戏。   “这个剧本打动我的一点,是整个故事特别真实。电影通过江宇和陆鹿珊之间的分分合合,很好地表现了现在年轻人恋爱时的状态和可能遇到的问题,包括他们的争吵、观念上的差异、男女在情感上的分歧以及从一开始热恋到后来分手再到复合的全过程,非常有生活的质感。”杨玏这样说道。   杨玏演戏,喜欢从剧本和故事大纲出发,分析角色的个性和特点,人生经历、相貌特征和生活习惯,都不放过。他认为,江宇跟之前自己演过的角色摩杰负责人41772是有很大不同,“他是一个在北京创业的IT男,生活非常不规律,加上正处于创业攻坚的阶段,没有更多的心思来经营跟陆鹿珊的感情,所以出现感情危机时,他感到非常困惑,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   提起“码农”这个字眼,杨玏坦言,自己并不想把江宇塑造成网上调侃的“码农”形象:穿着格子衬衫,发际线后移甚至是脱发。“我觉得当江宇坐在电脑前专注工作的时候,展现给观众的反而更加能够突出他的职业身份。”   江宇和陆鹿珊就像身边的朋友   聊起表演上的难度,杨玏坦言,难度来自于这个电影离现在观众的生活太近了,“江宇和陆鹿珊太像观众身边的朋友了,如何能在大银幕上让观众觉得你的表演挺生活化,而且不夹生,对我来讲是挺难的。当然我也想通过这部电影来检验一下自己的演技。”   有些演员在表演时会借鉴身边朋友们的生活经验,但杨玏不会这么做,“因为任何一段关系出现问题的时候,没有人能做到绝对的感同身受。即便你身边朋友曾经遇到过这个问题,然后他跟你掏心窝子诉说他当时所有的感受,你可能也不能完完全全地感受到,何况这部影片中两个人的关系也没有特别的刁钻和稀有。我倒是觉得,进入剧本让自己投入到角色的情境,直接去感受它,可能是最好的。”   第二次跟毛晓彤合作,杨玏最大的感受是两人的合作更加默契了,“我们在戏中一秒钟就能吵起来。”   《以年为单位的恋爱》中也有不少吵架戏,在杨玏看来,这次吵的内容跟《三十而已》完全不一样。钟晓芹和杨屿已经是夫妻关系,两人已经很熟悉了,“而这次江宇和陆鹿珊是在跨年夜这天他们才相遇,当晚就热恋了。但慢慢的,潜在水下的问题和矛盾浮了上来,因此,两人的矛盾爆发出来更加的激烈。”   杨玏对这次的拍摄体验感觉很满意,“我们整个创作过程和剧组氛围特别细致愉悦。如果大家看电影时能够代入到自己身上,能够反思两人情感关系出现问题的根源,并且能够做到引以为戒的话,那就太好了。”   受父亲杨立新影响最大   杨玏也算是“星二代”,父亲是北京人艺著名演员杨立新老师。他从小在人艺的氛围中长大。   “我上学时并没有特别长期的目标,大学毕业后也没觉得自己以后一定要当演员。”   聊起国外上学的经历,杨玏实话实说,“我觉得自己能有一段在国外生活的经历,确实让我变得更加独立,也更加能辩证地看待问题。在演戏的时候,多多少少能让我多维度地考量角色,尽量演得真实一些。”   对于“谁在表演上对自己影响最大”这个问题,杨玏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是我父亲。“我从小看他演的戏,上大学后觉得自己可以看懂话剧了,我们俩有空就聊,包括他给我推荐的书,都是一些他觉得我应该看的,我受他的影响肯定是最大的。”   现在父亲已经很少在演戏上指点杨玏了,但如果一起看了一部话剧或一个电影,爷俩儿摩杰负责人41772是会聚在一起探讨:这部作品精妙在哪里?演员表演的精彩和失误又在哪里?“我最佩服他的是一特别认真的人,但凡对一件事感兴趣,或者要出演一个角色,他一定会尽最大可能,集中时间和精力去把这件事弄明白,把事情做到最好为止。”   上台演话剧也是杨玏的一个梦想,“这颗演话剧的种子一直在我心里边,但也得碰上合适的戏才行。”   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杨玏对于演戏摩杰负责人41772有点难以把握,也出现过不知所措的情况,“现在从容多了,不过偶尔仍会有缺乏安全感的时刻。现在最大的感悟,就是多多丰富自己的生活,在该用劲儿的地儿多用点劲儿,同时在心态上学会了顺势而为。”...

1 min read

摩杰招商主管Q41772  由《长津湖》原班人马倾力打造的续集《长津湖之水门桥》终于来了。昨天,影片正式宣布定档虎年大年初一,用最大的制作、最燃的故事、最强的气势来为2022虎年开年。影片出品人、总制片人,博纳影业集团董事长于冬说:“春节是中国人合家团圆的节日,我们今天的团圆,是先辈们浴血奋战为我们拼出来的,越是这样的日子,越是要记得他们的付出。在这个虎年,看‘一群猛虎钢七连’,希望所有的中国人都能带着这样的精神在新的一年继续前行,势不可挡!”   对于在片中饰演伍千里的吴京来说,《长津湖之水门桥》在虎年大年初一上映,有着更为特别的意义。片中,伍千里率领的连队被称为“一群猛虎钢七连”。吴京透露,此次《长津湖之水门桥》相比前作《长津湖》更寒冷、更热血、更残酷、更火爆,可以说是全面升级:“《长津湖》只是拉开了这场战役的序幕,《长津湖之水门桥》里,你会看到更多的志愿军战士,为了保家卫国所做出的巨大牺牲。”   吴京透露,《长津湖之水门桥》的拍摄让他经历了拍戏以来从未有过的艰苦时刻:“每天面临的那种寒冷与艰难,刺激到了我们的每一根神经,让我们时刻记得,当年的志愿军战士们,为了保护刚刚诞生的新中国,忍受了怎样的寒冷,接受了何等残酷的挑战,我们是带着最大的敬意完成这部电影的。”(记者 袁云儿)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