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 Nov 14th, 2019

摩杰

1 min read

中環人這幾日恍如陷入平行時空,一方面警察在沙田中文大學大肆對付示威者,亦於中環街頭大放催淚彈,連一眾西裝友和OL也舉傘抗爭,全城烽火連天;但午飯過後,中環人回到辦公室,卻又看到阿里巴巴快將完成在港第二上市,料成今年全球最大新股集資(直至沙地阿美下月IPO),恰好反映香港金融市場有幾「離地」及堅固。 事實上,香港只要繼續有網絡接駁、資訊自由、獨立司法及公正執法,令企業和投資者雙方保持信心,哪管本地經濟衰退,至少仍可維持金融中心地位,繼續為國出力;所以能摧毀這個地位的,其實只有特區政府自己。 網絡時代 癱中環難攬炒 不妨先從最壞情況設想,若有一個國際大魔頭,誓要打沉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有什麼方法做到?方法固然不缺,例如發射核彈,或者炸毀發電廠,以及潛入海底割斷光纖電纜等等,但這些都是國家級軍隊才做到的事情,手持自製汽油彈和磚頭的暴徒,即使能透過堵路導致中環人「被罷工」,港交所(00388)以及各大金融機構基本上早有emergency plan,包括分散多地的數據中心和備份系統,絕大部分員工可以home office遙控辦公。 多位中環金融業朋友向筆者表示,部分「連登仔」的金融知識有所不足,以為癱瘓中環便可挾持香港金融市場,藉此實現攬炒。 然而實際上,自從全面電子化及網絡化之後,金融市場逐漸成為離地雲端系統,連裝飾性大於實用性的港交所交易大堂,亦已於兩年前關閉,現在只要有順暢網絡接駁,莫說trader可透過VPN遙距交易,甚至毋須親身留港,大可在泰國芭提雅一邊曬太陽,一邊做交易。 淚煙燃彈 無損制度優勢 至於負責做刁的投行人和律師,也沒規定非得要在中環某個地方傾生意,必要時更可像《賭神》陳金城,租艘船出海慢慢傾。當然,「IPO無紙化」尚未實現,Printer(印刷商)依然必須,不過,已沒幾家Printer公司在中環,何況面對數以億元生意之時,做刁人不難想出辦法找到替代品。 葉問話齋,「功夫,兩個字,一橫一直,錯嘅瞓低,企喺度就係啱」;做刁都是兩個字,得同咳(cut),一單刁最終若能完成,就證明過程中所有問題都不是問題。放大到整個金融中心,哪管催淚彈和汽油彈滿天,如果弄妥一宗舉世矚目的巨額新股集資,代表這個中心仍能運作、發揮基本作用之終極證明。 惟本地市面撲之不滅的騷亂始終帶來風險,企管人、金融人、律師等在街上移動期間,隨時被危及人身安全。因此還要問一個問題,世上有股票交易所的地方不少,企業和投資者有何必要冒着烽火,在香港進行融資活動? 坦白說,並無「必要」,只不過較諸其他市場,香港這個金融中心目前仍具有一些優勢。例如比起歐美地區(尤其在經貿糾紛之後),香港市場在法制及投資者結構上,對內地企業的友善度和認受度較高;另方面,相對上海與深圳,香港不但勝在資本流通程度高,能為國家在不開放資本管制之下籌集外滙,其本身的普通法、司法獨立、資訊自由基礎,亦更能獲得國際投資者信任。 政府取態 大孖沙最憂心 職是之故,儘管街上暴徒手執汽油彈和磚頭的畫面令人驚慄,並對市民人身安全構成威脅,一個文明地區政府麾下的警隊自該依法應對;不過真正能摧毀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的,除了國家級軍隊,便是特區政府自己,例如無論多倚重警察,都不應容許他們失控濫暴,甚至對司法獨立施加壓力,讓國際投資者對香港法制失去信心,覺得香港跟深圳或上海差不多;又或者實施網絡管理,限制記者採訪新聞自由,令投資者難再相信官商勾結、侵害私產、商業造假等行為會獲得充分監督與制衡,屆時亦自然會離棄香港。觀乎當局近半年來展現的低度智慧,如何讓人繼續看好香港前景?

中文大學經歷前日血戰十六小時後,多間大學昨宣布提早結束本屆學期免招禍。雖然校方宣布停課,惟中大昨日仍有黑衣人集結,他們自製投石器及火燒大學站,以及向吐露港公路投擲汽油彈及雜物,威嚇司機離場,導致交通嚴重受阻。有中大生入稟高院禁制警方進入校園,遭法庭駁回申請,而浸會大學亦有學生於校外擺出磚頭陣設路障,又扑爆消防喉,以「流水陣」阻車輛前進。 中大前日淪為示威者與警方衝突的血肉戰場,事件中數十人受傷及被捕。橫跨吐露港公路的中大二號橋再成為示威者的據點,逾百名黑衣人在橋上設置射程約五十米的「投石器」,又以汽油彈測試投擲射程,險象環生。他們又於橋上準備大量汽油彈,當有私家車沿吐露港公路駛近,示威者便會向橋下掉雜物及汽油彈,並以大聲公呼籲司機離開。除堵塞路面交通,鄰近鐵路自然亦難逃一劫,早已關閉的大學站在晚上時分有示威者先於站外出口縱火,其後又潛入大學站破壞及倒電油放火燒毀港鐵列車。 浸大停課 中大結束學期 至於獅子山對岸的浸會大學,於早上九時許就有近卅名黑衣人,沿聯合道走到窩打老道設下路障,其後大批防暴警察趕至及追捕,其中一男一女黑衣人遭制服及拘捕。浸大昨率先宣布,自今日起所有在校園內面對面的課堂將會暫停,有關課堂將會轉為網上教學,若相關課堂不能轉為網上授課,課堂或將延遲到較後日子,建議教師和學生作協調,而下月的學期尾考核也會採用同樣安排。 中大其後亦決定提早結束學期,指鑑於蔓延全港的社會運動持續升溫,公共交通服務受嚴重影響,決定本學期即時結束,所有在大學本部進行的課堂包括本科生及研究生科目即時取消,直至明年一月六日第二學期開始。大學將成立一特別小組處理有關第一學期科目評核,以及學習支援的詳細安排。 6月至今 逾4000人被捕 科技大學同樣改以網上教學方式繼續本學期餘下的課堂,令學生毋須回校上課。嶺南大學、城市大學、理工大學、教育大學、恒生大學等亦決定本周停課;而公開大學就今日停課。樹仁大學昨日全日停課,又指基於社會氣氛及安全考慮,延遲原定於下周二早上於校內禮堂舉行的畢業典禮。 警方昨日表示,六月反修例示威至今拘捕的逾四千人,當中,逾三成九,即約一千五百人是學生,而被捕大專生則有八百五十人,佔總數逾兩成。另外,中大學生會會長蘇浚峰入稟高院提出司法覆核,要求法庭裁定警方於本月六至七日,以及十一至十二日進入中大校園範圍,以及使用催淚彈及水炮車等人群管理措施手段為非法,並申請臨時禁制令,要求法庭禁止警方在沒有搜查令或合法理據的情況下進入中大校園範圍,且在沒有中大校方的要求下不能再於校園內使用該些武力。高院昨晚駁回申請,不批臨時禁制令。

1 min read

【星島日報報道】港鐵將軍澳站及東涌站昨晚遭人闖入大肆破壞,有客戶服務中心被人縱火燒毀。另外天水圍有人以水泥填平輕鐵路軌,輕鐵服務受影響。 根據港鐵提供的照片可見,將軍澳站A2出入口,有圍封鐵板被人撬開,露出玻璃缺口,而單車等雜物堆在站外,A1出入口則被人撬開鐵閘,站內放有多塊磚頭,客戶中心亦遭人縱火燒毀,附近地面留有水跡。至於在東涌站,有月台幕門被打破,破璃碎散落月台地面以及路軌,港鐵人員落路軌清理及檢查。 港鐵表示,東涌站今早需要關閉,東涌綫列車不停東涌站,由於路面狀況許可,現已安排一條免費接駁巴士綫,來回欣澳站至東涌(消防局附近)接載乘客。 輕鐵綫方面,屯門醫院對出的路軌遭人投擲雜物,職員其後到場清理,而屯門市中心站月台有交通燈被破壞,附近高處亦被人懸掛物品。另外,在天水圍天耀路天湖路交界,有路軌被人以水泥填平,元朗大馬路一段路軌亦被人擺放磚頭。 發言人指,維修人員通宵在多處進行檢查及維修,然而,今日仍有3條輕鐵綫需要暫停服務,多條輕鐵綫需要改道行駛。

1 min read

【星島日報報道】多區破壞衝突持續,中環大批示威者中午發起「和你Lunch」,堵塞畢打街,其後示威者遊走至交易廣場及文華酒店對出一段干諾道中,投擲大量磚頭、卡板、雪糕筒、垃圾等雜物,癱瘓交通。 干諾道中一輛往金鐘小巴被困在路障之間,只好後退。 畢打街交界一輛新巴被一名南亞裔男子打爛車窗玻璃。示威者強調並非他們所做,貼上字條「sorry,,我哋阻止唔切」,又在地上噴漆字句。被破壞巴士由職員駛走。 另外一輛機場巴士調頭期間,被示威者攔阻,橫臥全部行車綫。有黑衣蒙面示威者利用噴漆塗鴉司機位擋風玻璃。

一名交通警員昨(11日)在西灣河開槍擊中一名21歲青年,涉事警員隨即被起底,指他是名校德望學校的家長教師會主席,其後有人到學校抗議。德望學校發表聲明,該名警員已辭任家教會主席一職,即時生效。校方又指明白有人會對該警員的開槍行為感到憤怒,但其家人與事件無關,不應受牽連。 德望學校指出開槍事件後,不少人要求校方重新考慮家教會主席的人選,但校方重申根據機制,學校無權辭退現任家教會主席,或委任新人選。不過,該名警員昨已辭任家教會主席一職。 學校重申會為學生提供一個穩定及正面的學習環境,就近日發生的社會事件,學校明白年輕人為何事沮喪,學校會教育學生明辨是非、包容不同意見,希望各界給予學校師生空間,讓他們在今次事件中盡快復元,並祝願中槍傷者早日康復。

旺角彌敦道近匯豐銀行對出十字路口,超過50輛巴士被刺破車胎,全部停泊路面,導致亞皆老街往大角咀和彌敦道往太子方向3條行車線癱瘓,彌敦道往尖沙咀方向只有單線行駛,而亞皆老街往九龍城方向正常。現場有防暴警察、警車及消防車戒備。 市民陳先生表示,正等候紅色小巴往九龍灣上班,又指出巴士被刺破車胎、港鐵被堵塞令他感到很不便,因為兩者是主要的交通工具。 市民林小姐表示,平時主要乘搭港鐵,但因堵塞行動改乘小巴,等候時間亦較長。

1 min read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風波橫掃大學校園,令原本莊嚴的畢業典禮淪為一場政治鬧劇。年底是各大專院校舉行畢業典禮的旺季,惟昨日中文大學及科技大學均有畢業生戴上面具或口罩抗議,其中逾三百中大畢業生在校內遊行時,一名自稱中大內地學生亮刀指向示威的畢業生,幸有在場保安及時阻止,始未發生「私了」暴力事件。不過,由於大批學生在播放國歌時背向禮台,加上有人四處塗鴉,中大在頒發所有學位即宣布提早半小時結束畢業禮,校長段崇智則在多人保護下離場。 昨早約九時,近三百名中大學生發起校內遊行,由港鐵大學站步行到畢業禮舉行的地點中大本部,他們大部分人身穿畢業袍,戴上口罩及白絲帶,部分人戴上「V煞」面具及頭盔,又手持「免於恐懼的自由」、「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標語,沿途高叫「香港人反抗」、「解散警隊刻不容緩」等口號,有保安在場觀察。 不滿校董聯署譴責學生 包庇政府 遊行隊伍抵達「烽火台」後默哀一分鐘,並宣讀聯署聲明,批評政府及警方未有就反修例風波負上應有責任,又批評中大校董會主席梁乃鵬早前與其他大學校董會成員聯署譴責學生,卻不為政府及警方的錯誤公開表態,「對政權惡行沉默不語,卻對大學社群無權無勢嘅人加以威嚇,藉此打壓示威人士」,重申梁不代表中大學生。 期間一名操普通話並自稱是中大學生的男子,在場掏出尖刀指向示威學生,又唱國歌。他被問到為何持刀時,解釋是科大昨有內地學生被打而感到害怕,故持刀自衞,他後來將刀放下,並遭保安帶走,校方報警處理。 塗污校園騷擾典禮 校長表遺憾 畢業禮約在早上十時半舉行,現場播放國歌時,台下大批畢業生轉身背向禮台,並舉起標語及叫口號,聲浪一度蓋過歌聲;亦有新聞系畢業生穿上寫有記者字樣的反光背心作抗議。段崇智致詞時表示,對塗污校園及騷擾畢業禮的不尊重行為感到非常遺憾,又寄語畢業生投身社會需學懂互相尊重。中大在頒發所有學位後,突然宣布結束畢業禮,較原定時間提早約半個小時。 中大其後解釋,校內昨有特殊情況,不同意見人士發生口角,校園遭大量塗鴉,畢業禮進行時受騷擾,故才決定中止。至於有人在校內亮刀,中大重申任何人士表達意見時必須在理性,包容和合法的情況下進行。 警方證實昨早接報一名廿歲姓李的內地男生昨午在中大因瑣事爭執,疑取出一把約卅厘米生果刀,經初步調查後,以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拘捕,現正被扣留調查。 官媒斥激進大學生「臉丟盡了」 此外,內地官媒亦就事件發表評論文章,批評蒙面的黑衣學生把科大及中大的「臉丟盡了」, 認為有關行為把香港的名牌大學變成世界上最不講道理、最崇尚暴力的大學校園,若「排華」成香港的大學裏的時髦,香港大專院校難以維持世界靠前排名,評論續指事件導致世界各地學生選擇縮短、甚至放棄在香港名牌大學的學習,又相信將有更多學生作出相同選擇;而內地學生甚至已在香港的大學校園喪失言論自由,隨時因說了句普通話而遭騷擾,人身安全面臨威脅。 文章最後指出香港激進大學生的表現反映學生「白念書」的情況,不但在政治上被洗腦,甚至喪失獨立思考能力,以至於羞辱師長、毆打同學、損毀公物等惡行都竟被他們視為道德誇耀的事情。

1 min read

【星島日報報道】香港電台早前宣布暫停今屆《十大中文金曲》的現場頒獎禮,改以特備節目表揚一眾得獎歌手,新城電台昨日亦宣布取消原定在12月28日在灣仔會展舉行的《新城勁爆頒獎禮》,改以不同的形式頒獎。 新城知訊台執行總監程凱欣表示《新城勁爆頒獎禮》會如常舉行,只是形式和以往不同,不會定某一日是頒獎日,或有一個實體的頒獎典禮,她指新城電台去年在香港卓越傳媒大獎中獲四個獎項,令他們銳意創新,將《勁爆頒獎禮》進一步數碼化,為樂壇帶來耳目一新的創意頒獎禮,她說:「頒獎禮可以隨時隨地發生,唔再是在一日里面發生,亦不會只局限在錄音室中,我們今年的口號是『音樂共享,拉近距離』,利用新科技及全新平台『新城至Hit賞』,拉近歌手和歌迷之間的距離,詳細內容稍後再作公布。」另外,歌手AGA對此表示尊重大會的決定,無論是甚麼形式的頒獎禮,她都會一直做好音樂。文:娛樂組 ■新城宣布取消今年原定在12月28日在灣仔會展舉行的《新城勁爆頒獎禮》。 ■新城知訊台執行總監程凱欣表示,《勁爆》頒獎禮詳情稍後再作公布。

1 min read

【星島日報報道】中文大學今舉辦第87屆頒授學士及學位典禮,共頒授6363個碩士學位及4410個學士學位,由校長段崇智主禮,典禮現場留有多張空椅子,有數張被塗鴉,亦有不少學生佩戴口罩,嘉賓進場期間,有人高舉標語。 典禮開始前奏國歌期間,數百名畢業生背對主禮台,高叫「時代革命」等口號,聲量一度蓋過國歌,至國歌播放完畢後仍未停止,主持要求出席人士尊重他人和場合,眾人坐下,主持邀請校長段崇智上台致詞,學生拍手歡呼「好」、「崇智」。 段崇智致詞時指,畢業典禮對學生及家人來說,都是特別的日子,對昨晚塗鴉和今晨的不尊重行為表示遺憾,又指學生畢業後投身社會,必然會遇上不同價值、顏色、立場的人士,希望學生互相支持、鼓勵,又勉勵學生,人生持續不斷,沒有不變的事物,而幸福是成功的關鍵,及呼籲學生要學懂尊重。 中大的頒授學士學位儀式,只會要求畢業生按學院站立,台上校董會主席便會宣布頒授學位予畢業生,期間有學生戴口罩、手持文宣站立。 於11時許,中大完成學位頒授儀式後,突然宣布畢業典禮結束,學生大感詫異,有人在席上高叫「做乜x」,新聞及傳理學系隨即手持寫有「無懼槍林彈雨悍衛真相」的橫額及標語,穿上記者反光衣站立,在嘉賓及學生離席時高呼口號,及後轉至烽火台站立。 學生代表方同學指,行動是希望表達對連月來記者採訪期間遭受警方無理對待的關注;另一代表周同學認為,早前有記者於警方例行記者會上,以戴頭盔等方式表達對警方阻撓採訪的不滿,是「應有之義」,「爭取新聞自由,是保障公眾知情權,亦不代表會報道偏頗。」 中大發言人指,因校園內出現特殊情況,除校園被大量塗鴉外,亦有不同意見人士在表達意見時發生口角,以及典禮進行期間受騷擾,因此決定即時中止典禮。

去年港鐵沙中線紅磡站被揭剪鋼筋醜聞,政府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但調查未完成,委員會今年三月中發布的中期報告裁決紅磡站結構工程達安全水平。 負責紅磡站落石屎工程的分判商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早前質疑委員會的裁決涉超越職權範圍,並宣布透過眾籌形式展開四部曲行動,包括在本月內入稟申請司法覆核委員會涉嫌「僭越職權」一事、在委員會最遲明年三月底提交「最終報告」前,搶先公布「民間調查報告」作對比等。但是,由於眾籌網站日前曾受惡意攻擊,目前僅接收約3萬元,潘嘆言若資金不足只能放棄。 潘焯鴻早前估計四步曲眾籌金額共500萬元,盼長期監察沙中線工程問題,讓大眾能深入了解箇中事件及來龍去脈,與志同道合人士成立獨立於商業運作的非政府組織「中科監察」。 潘焯鴻今日(4日)表示,因委員會在上月11日已作出事件指示及其相關命令,但沒有確實履行政府三份憲報公告所頒布的職權範圍,包括「查明工程是否按合約進行;若否,箇中原因及是否已採取矯正措施。」他直言「唔應該咁畀件事過」,但指中科已暫停香港所有業務,生意受創加上在爭取真相過程中耗資數百萬元,已無力支撐,希望透過眾籌延續。 「中科監察」的眾籌工作在上周五(1日)晚上展開,但翌日(2日)凌晨起有人盜用其眾籌連結,接駁到虛假眾籌網頁,並對其網頁不斷滋擾。潘焯鴻指目前主要依靠銀行戶口直接捐助,但僅收到約三萬元,距離提呈司法覆核所需的約50萬元仍有相當大的距離,嘆言若最終捐助不足只能放棄,亦反映市民未太關心事件。 中科委聘的獨立結構工程專家、港大土木工程系副教授楊德忠亦質疑評定「結構安全」是否便不用依從合約規定及香港建築條例?他擔心,若港鐵開壞先例,日後有更多違例建築個案會引用,「工程業日後或變得無規無矩」,希望市民可支持是次司法覆核。 中科監察會以四部曲跟進事件,包括就調查委員超出職權範圍提呈司法覆核;下月成立法律、工程管理及結構專業團隊,撰寫民間調查報告;待政府發表最終調查報告後,再針對當中問題提呈司法覆核;以及長期監察。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